淫乱泰国游

我的名字是Ben,35歲,未婚,在一間國際性公司工作。最近我和新加坡分公司一位同事Angela到曼谷出差,我們都叫她Ann。安是個35歲長髮美女,膚白如脂,身段苗條,體態婀娜,有一雙修長筆直大腿,很有吸引力。 她三年前因丈夫不忠而離婚。她辦事能力高,勇於嘗試,有主見。因公事上往來,我們已經相識很久了,雖然在不同地方工作,但也不時碰面,相處得很好,不過我們之間從來沒有產生化學反應或者有任何的表示。 這次出差,我們成功和兩間日本公司簽約,晚上,我們邀請日本代表吃飯。我注意到安今晚穿著比平時性感,上身穿上一件白色花邊V領短袖半透明細網紋的緊身絲質紗衫上裝,白色蕾絲胸罩隱約可見,下身穿了一條粉紅色的絲質緊身短裙,穿在雙腳上是一對非常高的高跟涼鞋,凸顯了她的修長美腿。配上她美麗的大眼,粉嫩秀美的臉龐,紅紅的小嘴,加上苗條的身材,不大但翹起的胸部,水蛇腰,豐滿的臀部,簡直就是一位美女。 因為我們成功簽約,今晚特別開了好幾瓶紅酒慶祝。她當然是晚宴的焦點人物,客戶代表都增相與她敬酒,她酒量不錯,所以也喝了不少的酒。 飯後和客戶道別後,我和安走回我們的酒店,這時她問我是否願意帶她到一間女同性酒吧看看。她說:「只是為了看看是什麼樣子!」但我感覺到,她出來之前就早已經有這個念頭。 我們通過酒吧區,走進了一個看起來不錯的酒吧,被帶到到一個角落的桌子。 我們坐在那裡喝著啤酒,安一邊喝酒一邊在看。這裡很擁擠,四周有很多小舞臺或表演台。在每一個平臺上,都有一個或兩個,偶爾三個全裸或幾乎全裸的女孩。她們扭動身體跳著鋼管舞,假如臺上有兩個或以上的話,她們就互相撫摸調戲。多數的桌子都有酒吧女郎坐枱,和客人親嘴和撫摸。 一個穿著制服的漂亮女服務員問我們是否需要一兩個女孩坐枱。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安便說:「現在不要,也許以後。不過…」 我驚訝的是,她竟然問服務員有無大麻供應。服務員很快的給我們拿來兩支大麻煙,收了我們20美元,我知道安是從來不抽煙的,但是現在安竟然燃點了一根大麻,深深的抽了一口,然後遞給我。 一些新的女孩上了離我們最近的舞臺,並開始愛撫對方。沒多久,他們睡在床墊上,移到69的位置,因為舞臺離開我們只有約4米遠,我們很清楚看到兩個女孩不斷舔舐對方的陰戶,互相口交。 我問安是否感覺不舒服,或者想回去酒店。安說:「不會,我喜歡看。我想 看看現場的性愛表演,我以前從沒看過。」 這裡的大麻濃度很高,我吸了兩三口之後,加上看了女同性戀表演就感到很興奮。我注意到在附近的桌子一個吧女跪在枱底下正在跟一個泰國人口交。我碰了安一下,並且告訴她:「Ann,那邊枱有更多的現場性愛表演!」 她笑著對我說:「Ben,假如你想要這種服務的話,我不會阻止你的,我挺喜歡看看!」 安再抽了一口大麻,繼續說:「不知道她們會不會跟女生做?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新嘗試,我也想試試看!」 我笑了,心想安是在開玩笑。但很快我就意識到我是錯了!安再把大麻遞給我,問我是不是看了女同性戀表演後很興奮?我點點頭,說:「大多數男人都一樣,會覺得女同性做愛真的很色情!」 看著她,我感覺她也極為興奮。她已經把上裝的上面兩粒紐扣解開,露出了乳溝及蕾絲胸罩的前扣。也同時把她的短裙往上拉,露出她那迷人的長腿。 她看到我看著她,笑了一笑,進一步拉開她的上衣,露出胸罩的吊帶。 「Ben,我真的很興奮!」她說。「我一直幻想到這樣的地方,做我從來不敢做的事情。Ben,謝謝你帶我來這裡。」 聽著她說的,我開始摸擦我褲子裡的陰莖,想著我們今晚要去哪裡。 她看到我,笑了起來,說:「不…不要停!我喜歡看我的男人手淫。我今晚真的好想做愛,你會幫忙你的老朋友嗎?」我點點頭。 「Ben,讓我看看你有多興奮!」她把手伸到枱下,摸我的大腿,漸漸摸向我的胯下,其實我的陰莖已經很漲,現在安的挑逗更加是火上加油。 她拉開我的褲煉,把手伸入我的褲子裡面,這時我的陰莖已經漲到從我的內褲裡面跑了出來,她握著我的老二,上下套弄,把龜頭也翻出來。她說:「我們是否應該找一個吧女帶返酒店呢?」 我想了一想,然後問:「Ann,你想不想嘗試點特別的東西?是真的不一樣的!」安點點頭。於是我叫服務員過來,我故意不讓安聽見我在說什麼,我在服務員耳邊低語。 她聽了我的話,說:「好的,我們可以做得到。」然後走了。 安問我講了什麼,我說:「我們等著看!」 服務員不久帶來一個性感高挑的黑妞,但不是泰國人,她只穿著胸圍,長絲襪,高跟鞋及一條極短的迷你裙,短到連絲襪頭也露出。黑妞對我們微笑,展示她雪白的牙齒,很可愛。她在我和安之間坐下來。我吻了她,撫摸她的胸部,然後向安示意輪到她,安也一樣,並且和吧女深深的濕吻。 安和吧女的熱吻真的令我很興奮,我不想流連酒吧太久,我希望帶她返回酒店,於是我叫服務員結帳。服務員告訴我,帶吧女離場要加付30美元的「出場費」,還要給她100美元。我們離開了酒吧,叫了一部計程車,返回所住的河濱萬豪酒店。 曼谷的5星級酒店,帶女孩子上房是很平常的事,所以我們帶吧女上房是沒有麻煩的。 在乘坐電梯的時候,我看得出安實在是性欲高漲。我把安拉近我,親了她的嘴,然後跟她說:「Ann,你會真的喜歡今晚的安排!到你的房間好嗎?」安點點頭。 到了安的房間,我立即脫掉所有的衣服,趟在沙發上,我已經一柱擎天,我告訴黑妞不要脫去衣服,過來替我口交。她在我前面跪下,含著我的老二。 這時安脫下她的上衣,胸罩,短裙和內褲,留著高跟鞋,絲襪和襪吊帶,並坐在沙發的扶手上。酒後緋紅的面孔,翹起的乳房,加上有如柳樹般的細腰和豐滿的臀部,修長筆直大腿,這樣子的安既性感又富有挑逗性,她十分興奮地看著黑妞跟我口交。 我扶著黑妞的頭,親了她一下,對她說:「好,現在去吃我朋友的陰部。」 她照我的話去做,走到安的面前,示意安趟在沙發上。她首先在安身上的每一個地方用舌頭來回輕輕的舔舐著,舔遍了安的腋窩、肚子、大腿根及腳掌。舔舐帶來的騷癢感給安異常的快感,使安發出呻吟聲。 之後黑妞移到安雙腿之間。看到已經流出淫液的小穴後,用舌頭輕輕的舔舐著,不斷的用舌頭及手指在那充滿淫液的小穴上來回舔舐及愛撫著。安流出了大量的密汁並忘情的扭動著臀部以配合黑妞的舔舐及撫弄。 我注意到安的陰毛是剃成一個可愛的色情三角形。當黑妞找到了肉縫上端那個有如小拇指的肉芽後,便含在嘴裡吸吮著,這令到安很激動,不斷扭動著下體。並從鼻孔冒出了淫蕩的哼聲。 我問安:「爽不爽?」 安看著我,半閉眼睛,點點頭。 「曾經和女人做過愛嗎?」她搖搖頭。「這麼你是同性還是雙性的呢?」安說:「我想我是雙性的!」 我吻著安紅紅的小嘴,拈弄著她乳峰上的乳蕾,就在黑妞那靈活舌頭的挑逗之下,把安的欲望引向高潮,安流出了大量的蜜汁,忘情的尖叫著:「啊…啊啊…嗯…好爽…嗯…不要停……哎喲…我不行了……啊…啊啊……」 Continue reading 淫乱泰国游

这些年那些炮01

11点15分 从机场往东的高速上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堵塞 清冷的月光下 一排排路灯如地上的星星一样 点亮着漆黑的夜。来来往往穿流的车辆络绎不绝;有的人要去往远方,有的人正在回家,还有的人,只是驰骋在这被神秘面纱笼罩的夜里,吹吹晚风,散散心。 如果是往常 Paul也希望自己能有空闲的时间享受晚风。可就在一个小时前,他打开uber app接了一单生意,所以现在 他是司机。而他的乘客是坐在后排的两个青年小姑娘,估计都比他小个三四岁可能十九,二十岁的样子。 其实 他心里本来还一直在思索着傍晚打篮球 自己那记超远三分球命中 把比分追平,结果还是被飞哥用一记公园老大爷的勾手绝活绝杀了的公园四对四。 后来和几个哥们一起找了个喝茶的小店聊天吹牛。然后无聊打开了uber没想到活就来了。用paul自己的话介绍自己,那就是 自己就是一个资深留学狗,码农专业,还有临时的uber老司机… 到了机场,他看到乘客,就没啥心情想篮球了,他先用他那双藏在黑框眼镜下的贼眯眯的眼睛最快速地扫描了一遍对面的两个美女。虽然不是网上那种网红级的 但是年轻就是本钱,身材苗条,高挑而且白嫩,让人看了一眼就感觉真是两个水妹纸。 其中短发的妹纸给了paul一个地址 然后他就一路无话地开着车。他不是一个话少的人,但是,对于才刚刚见面的美女 他也却还没有修炼到能够应对自如 上前就能搭讪的境界。在这一点上 他就很羡慕飞哥,飞哥是出了名的能聊天 对谁都不chu,而且敢于去搭讪 所以 飞哥的微信好友里面有一大堆妹纸,paul也不清楚 飞哥能不能分清楚谁是谁。但是用飞哥的话就是 每个人都是一本书,人嘛 要进步,要么行万里路,要么读万卷书。哥们我偏爱读书,特别是女人这类书… paul也喜欢女人这类书,更确切地说男人都喜欢欣赏漂亮的女人,相对的女人也喜欢欣赏帅气的男人;异性间彼此的吸引就是如此。他一边开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面偷偷看后面的女乘客。一眼,两眼,在他那漆黑的理工男眼镜的遮掩下,他正享受着这种类似猫想偷鱼,虽然偷不着,但是却能用爪子拍拍鱼身 然后舔舔爪子上的鱼腥的快感。虽然和真正吃到鱼还有很大一部分遥远的距离 但是却能满足内心和观感上刺激和需求,Paul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车里虽然开了空调,可是他依旧可干舌燥,他感觉到自己心跳正在微微加速;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胯下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等着把那两个美女送到以后,paul依旧能清晰地回忆起刚刚的快感,还有那两双诱人的长腿。作为一个热血沸腾的男青年面对两个拥有年轻诱人肉体的女性勃起,这事似乎也是很正常的。Paul甚至一点都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值得羞愧的地方,好像自己也已经做了很多次了。虽然有时候是在公交车上,有时候是在学校教室。这种隐密的快感总是给paul一种暗自满足的愉悦。 嚓 火苗从黑暗中亮起,paul点燃了一支香烟。他深吸一口气 烟头就猛地亮起来,然后一缕妖娆的烟雾从他口里慢慢地呼出。他用修长的手指夹住烟嘴 暂时地放空自己的思想 享受这只烟,这不长的时间。看了看时间,已经快12点了,一会儿回家又不能抽烟,paul心里想着,弹掉已经燃尽的烟屁股又点亮了一根。 这是paul搬到新家的第三天了。三天前他接到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声音年轻且热情女子,她叫maggie。Maggie说在X市论坛上看到了发表的帖子说在找房子 欢迎paul去她家看看,她那里正好有一间空房。 Continue reading 这些年那些炮01